thebride.jpg

     
「黑響尾蛇」在片中又稱「新娘」( The Bride ) 原是職業殺手集團「毒蛇」的成員,也是首領Bill寵愛的女人。有天她意外發現自己懷了Bill的孩子,為了給孩子一個正常的生活環境,她毅然決然遠走高飛,決定金盆洗手,選擇平凡婚姻。但她因此在婚禮上遭到集團血洗教堂。被Bill當頭開了一槍卻重傷未死的她,其未婚夫及親友無一倖免,更失去了腹中胎兒。在經過四年的植物人沉睡狀態後,她恢復神智,決定展開一連串的報復行動,向當初參與婚禮屠殺的四位成員及集團首腦Bill展開追殺...

電視台上看到了又在播出「追殺比爾」。以前被它的血腥嚇到避之唯恐不及的我,已經稍微可以忍受了,於是坐下來把兩集看完。

昆汀塔倫提諾 ( Quentin Tarantino ) 可以說是當今電影圈最有資格說自己有個人風格的導演之一,他的片子我第一部看完的是《惡棍特工》,然後最後一部也是《惡棍特工》==...沒辦法,雖然他能把暴力跟血漿噴灑拍出充滿違和的娛樂感,我觀影還是有很大的精神壓力。
比起更加成熟的《惡棍特工》,《追殺比爾》是 Quentin 自陳創作最自由最盡情的一部。

第一集除了片中大量運用他拿手的黑色幽默、非線性敘事手法、分隔鏡頭,還融入了墨西哥、香港、日本動漫等元素,可以說是玩瘋了的一部電影,成就了《追殺比爾》一級B級片的地位。打鬥的部分也千奇百怪,常常出人意料,即便 Michael Bay、Zack Snyder 都很容易讓我對武打畫面視覺疲勞, 《追殺比爾》卻總能讓我從第一秒到最後一秒都繃緊神經。 

相較於第一集風格強烈,第二集更偏向人物的內心刻劃,雖然不是許多人會一眼驚艷之作,卻是整部故事完整不可不缺的部分。
 

烏瑪舒曼 ( Uma Thurman ) 提到當初接演這部電影:「我一直在想,拍一部從頭到尾都在殺人的電影有什麼意義?但看完劇本後,我覺得它更像女性電影,把女人強烈的仇恨描述得淋漓盡致。『新娘』勇敢、堅強、又有強烈的母性。」  

事實上這也是我在這部電影中最有強烈感應的部分。

「銅頭蛇」和「新娘」打得難分難捨的時候,「銅頭蛇」的女兒校車到了,看著那一大片窗子中下車越走越近的女兒,「銅頭蛇」驚慌得望向「新娘」,眼神充滿懇求。下一秒大門被打開,兩人不約而同將刀子藏到身後。「妳幾歲啦?」「四歲。」「我曾也有過女兒。她現在應該也四歲了。」。然後她對「銅頭蛇」說:「我不會在妳女兒面前殺妳。」
 

tumblr_n26d9yZo0R1tus777o2_1280.png

the-bride-3.png

NoviaVsVernita.jpg


「新娘」在她最後一次出任務時,意外發現自己懷孕了。這時剛好對方殺手到來,「新娘」閃過她的子彈,躲在床後,舉著槍絕望得說:「我懷孕了...就在妳來之前剛剛發現的...求求妳...」「我要怎麼相信妳!」「地上有驗孕棒,請妳看一下...」「那又怎樣。」「回家去吧...我也會回家去的...求求你...」。女殺手用槍指著「新娘」,一腳踹開房門離開了,臨行前還丟下了一句「恭喜妳。」
 

最後來到所見過所有電影中最精彩的對峙。「新娘」踢開大門,準備給房內的Bill迎頭一槍時,映入眼簾的,是她以為早已死去的女兒拿著玩具槍指著她,然後孩子的父親,她朝暮希冀復仇的仇人,半開玩笑地在一旁說:「媽媽擊中我們囉!我們死了!」。她淚眼汪汪,充滿狂喜,也覺得諷刺。
 

004KBT_Perla_Haney-Jardine_001.jpg


女人的母性是一種連結,我們互相殘殺也不忘同情彼此。
故事中如此多的母親,共同保護殘酷世界中還未長成的生命。

「新娘」殺了Bill的翌日,在廁所哭得愛恨交織、又悲又喜,然後走出門去,抱著正在看卡通的女兒,這時畫面打出: 「母獅子和小獅子團聚了,叢林裡又恢復平靜了」。

對我來說這個叢林中不只「新娘」一隻母獅,故事中每個女人都有要守護的東西,那是她們不得不堅強冷血的理由。
 

maxresdefault.jpg


黑幫老大Bill也是本戲畫龍點睛的靈魂人物。當「新娘」質問他時,他只說:「抱歉,我那時反應過度了」。就這樣又好氣又好笑的一群觀眾絕倒在螢幕前了。

他說了很有意思的故事: 「和其他超級英雄不同,超人就是超人,克拉克肯特才是他的偽裝。克拉克肯特懦弱無能,那是超人眼中的人類,他對我們的控訴。」他說:「現在告訴我,妳真的覺得妳嫁給他過那種生活會快樂嗎? 」
他愛「新娘」嗎? 或許太愛了。愛到看透了她的本質就是殺手,就算她換上假名假扮成普通主婦也不可能改變這點,而他不要她平凡。他愛到了解並欣賞她的頑強,知道一顆子彈把她打成植物人後,她還會燃起意志力回來復仇。

透過小女兒有天殺了她心愛金魚的故事,Bill描述了他當初對「新娘」開槍的原因: 「那就是生與死 ( 金魚不再跳動 ),我們的小女兒在那時候明白了那點...我很清楚 ( 開槍 ) 她會有什麼後果,我不清楚的事我會有什麼後果...當我看到妳媽媽的時候,我明白有些事是回不了頭的。
有人說這小孩真不可愛,這麼小就這麼殘忍,但我認為那是人天性的一部分,小女孩釋放自己的天性,測試它的後果。Bill做的幾乎是一樣的事情。

最後不同於其他人的死,「新娘」給了他五步穿心指,讓他有尊嚴地死去 。


雖然我真的很佩服這部片,但我短期內應該是不敢看第二次了。

 

演員部分:

still-of-uma-thurman-in-henry-%26;-june-(1990).jpg

看這部電影很難不去注意Uma Thurman渾身上下的靈氣,又沉靜又強韌。本來應該是電影大忌的旁白,在她沉穩的詮釋下反而有加分的效果。
有人稱她「第二眼美女」,對我來說再恰當不過。雖然一開始不會覺得是典型的美人,越看卻越會被她的眼睛和底下深不可測韻味的攫獲。
再看Quentin最早的《黑色追緝令》劇照,完全可以想像在美女如雲的好萊塢,她何以能被Quentin奉為謬思女神。

Uma的母親是瑞典貴族和女模特兒,父親則是哥倫比亞大學研究藏傳佛教的教授。
她的名字 "Uma" 是印度教中主宰光明和美貌的女人的名字,葡萄牙語中代表「一」,並有玻里尼西亞語中「親吻」的意思。

出生在美國的佛教家庭,對她有什麼樣的影響?
Uma曾在1995年接受訪問時這麼說:「我出生於一個信仰佛教的家庭。我的父親從很年輕的時候就已經皈依佛教。現在他在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印藏佛教,他是美國國內公認的研究佛教的專家之一。當達賴喇嘛訪問美國的時候,就是我父親負責接待的。如果有人問我是不是佛教徒,我會回答『不是』。但是佛教卻對我產生了很深遠的影響,因為我就在佛教崇尚智慧和追求精神崇高的環境中長大。儘管我並不遵循佛教徒的種種清規戒律,但卻恰恰是佛教影響了我對自己以及對整個世界的理解。佛教讓我喜愛所有的宗教,卻對它們不盡信。

 

後記03/18:讀 弗洛姆 《愛的藝術》

希望同另一個人結合以逃避自我孤獨的監禁同另一個完全符合人性的願望有緊密的聯繫,那就是認識「人的秘密」。
生命從其純生物的角度來看是一個奇跡和秘密,而在人的範圍內每個人對自己和對別人都是一個不可解答的秘密。
我們認識自己,但儘管作了一切努力還是不認識自己,我們認識他人,但我們還是不認識他們,因為我們和他們都不是一回事。
我們越深入我們生命的深處或另一個人的生命深處,我們離認識生命的目標就越遠。儘管如此,我們不能阻止這種深入瞭解人的靈魂的秘密、瞭解人的核心,即「自我」的願望將繼續存在。

有一種可以認識這一秘密的令人絕望的可能性—那就是擁有掌握對方的全部權力,利用這種權力我可以隨心所欲地支配他,讓他按照我的意志去感受,去思想,把他變成一樣東西,變成我的東西,我的財產。
在這方面最明顯的表現就是施虐淫者的極端作法,施虐淫者要求並能使一個人受苦,他折磨和迫使那個人洩露他的秘密。要求發現人的秘密是恣意暴行和破壞狂的基本動機。
艾薩克·巴比爾 ( 1894-1941, 蘇聯作家 ) 很清楚地表達了這一思想。他摘引俄國國內戰爭時一個軍官的話,這個軍官剛剛把他過去的主人踩死。軍官說:「用一顆子彈—我想說—用一顆子彈只能把這個傢伙幹掉……開槍是永遠不能深入他的靈魂,到達他作為一個人和有靈魂的地方。但我毫無顧忌,我已經不止一次踩死敵人,每次都超過一個小時。你知道嗎—我想知道,生命到底是什麼,我們天天遇到的生命到底是什麼?

在孩子身上我們經常能看到這條通向知識的捷徑。孩子隨手拿起一樣東西,把它弄壞,以便認識這樣東西。譬如他抓到一個蝴蝶,就很殘忍地把翅膀折斷,他要認識蝴蝶,迫使它交出自己的秘密。在這兒殘暴有一個較深的動機:那就是希望認識事物和生命的秘密。

認識秘密的另一條途徑是愛情。
愛情是積極深入對方的表現。在這一過程中,我希望瞭解秘密的要求通過結合得到滿足。在結合的過程中,我認識對方,認識自己,認識所有的人,但還是「一無所知」。我對生命的瞭解不是通過思想傳導的知識,而是通過人唯一可以使用的方式—通過人與人的結合。
施虐癖的產生是為了瞭解秘密,但卻一無所得。我把一個生命一塊一塊的解體,我所能達到的就是這一生命被破壞。只有愛情才能帶給我知識,在結合的過程中回答我提出的問題。
在愛情中,在獻身中,在深入對方中,我找到了自己,發現了自己,發現了我們雙方,發現了人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zy 的頭像
Lizy

盆栽日記

Li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